念,起于流年

 公司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11-08 11:25:55    |      小编

百事2冬的纹路深深长长,仍然,在时光的脉络里潜滋暗长。一望无垠的四野,茫茫,那些被风吹落的忧伤,无法逐个雪藏。怀念穿过了冬的凉,像月光,在心上流淌。若说,明月装饰了我的窗,而你,究竟装饰了我的梦。你可知,有你的中央,是我想要抵达的原乡。

念,起于流年

  我从不把你写进诗里,从不把你记在词里,只让你住进心里,终身一世,用烟火的滋味来修饰。长长的日子,渐渐地走过,你给予我的暖,旖旎斑斓。雨雪漫漫,透过千里云烟,我守你如故,念你如初。

  怀念,在一截往事的枝上萌生,欣欣,如鹅黄的芽。一想起你,似乎,又回那个陌上风拂柳,梁间燕呢喃的春天。如若,在一脉深情里种一次回眸,在一次回眸里种一颗红豆,我想,那一颗红豆的枝上一定长满了情长路也长。当星月痴缠了温顺,晓风荡过了兰舟,你看,桥上有人在等,桥边有人赶赴一场商定。

  一抹绚烂的阳光穿过轩窗,不断照在我的心上。十二月的天空,有南风缓缓拂来一缕清爽,于是,冬日心头绽放的一朵欣然欢欣。且不说快乐会在心中幽居,只那一丝忧伤已了无踪迹。静谧的空间,如此安暖,当怀念的花儿缓缓展开,你牵一束情深从花间走来,一如往昔……当夕阳将西边的天空染成绯红;当耐寒的留鸟逐个归巢,我发现,流年的脚步已然前行。

  时光若梦,行色匆匆,忽而又是一年的序幕。终究是光阴随同着故事,还是故事丰盈了光阴?是光阴培养了向往还是向往在光阴中生长?听说相逢是冥冥中的必定。只愿我和你,在岁月的河中走成细水长流不蔓不枝的旖旎。

  夜静如水,风动如萍。此刻,任轻风细雨在心上飘落,我仍然在这里为你守候。遥望天际,重温往昔,低眉,我的念里唯你。心里住着你的名字,念起,如一串漂亮的音符。一些苍茫的旧事,于夜的安寂里突然涌上心头,是一抹揪扯的疼。欲言又止,欲说无语。即便眸底的晶莹不当心溢出,我只在侧转时悄悄拭去,无需惊扰。

  红尘俗世,千帆路途。许多的故事,独一个铭心刻骨化作永久的记忆。何须言,何须语,那些在心底辗转重复的犹疑,只待你用一个字来替代。纷繁扰扰,茫茫苍苍写意尘世景人世情。而我,只想在一粥一饭一柴一烟中度我的安暖流年。

  执于一方深情,也从未冷漠过薄情,深情与薄情历来都是两个方的交集。隐隐的情愫躲入心底暗暗幽居。于是,总觉得这微小的心意,用尽,亦暖不了时光天地。且留它与同路吧。如此,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。

  凡尘女子,拥一颗素心,守清宁时光,倾尽终身,用尽一世。在半亩花田里耕植相守相依,不离不弃的暖意。即便,有年华落寂,即便,有岁月老去,而你我的故事,也照旧如老树的枝头开出的一树花儿,芳香美丽。

  斜阳依依的傍晚,眷恋比幽怨更容易挑逗人的思绪。即便在冬的寒凉里,也仍然生长着相思寸寸长。截取记忆里的一抹暖和,念,绵绵不休。是关于你吗?

  只是相逢已成往事。我躲在昨日的故事里,总有一个身影,鲜活如初。又是一年岁尾。时光如水般流逝,岁月一年年老去,红尘的故事收藏一页旧辞章,如风起时吹乱的落花,在我的思绪里纷繁扬扬。轻薄的宣纸上,我把你的名字写了千遍万遍。写尽一朵墨花的凉意。你一直是一纸梦里的影子,在我无法抵达的城里浅笑轻轻。